查看:0回复:0

恶性佛祖

普通会员

2018-06-28 20:24:20

风的爱

风 我看着天沉思,终还是不相信手机上黑色粗体的分数。外面停了不久的雨又毫无声息地在满是灰尘的窗玻璃是划出一条短悍有力的渍痕,雨越来越密,终于是彻底的洗涤干净了亮光玻璃上厚厚的尘,我终于看清了外边,一只黑得即使是在这样阴沉无光的天气里也能耀出些许光亮的鸟儿,它欹斜着滑翔,闪着银光的黑翅带起一些在空中弹跳的熠熠水珠。东方的闪电蓦地毫不留情地就从深厚的云层中斩了下来,但并没有震耳的雷声,过了好一会儿,发着光曲折线还滞留在空中,悬在那里。鸟儿像是被吓到了,陡地身子一颤,一侧的翅膀缩了回来,蜷缩着,欹斜的修长身子就径直朝一侧倒了下去,它胡乱地拍着翅膀也无济于事,一个黑影从空中倒射向地面,又是一道闪电。不为人知地,一行浅浅的泪划过脸庞,我迅速在脸上轻轻一揩,脸上一点儿泪痕也没留下。 父亲高大的身影灵巧地闪了进来,挡在窗前,我只能看到他纯黑的羽绒服。我眉头不禁皱了皱,不等他说话,我就已经厌烦地眯起了眼睛。在考试前他就预言我会落榜,我自然极反感,却又碍于父亲的颜面,不好明说。自然,我榜上无名了,我无处宣泄这种烦躁与怒火,虽然我也知道这与父亲无关,但一想起他冷冰冰的嘲讽,我却又忍不住迁怒与他。 只是一霎,我又很好地将这种情绪隐藏了下去,若无其事地闭着眼晃脑袋,装出一副享受这不堪的生活的样子。尴尬的神情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在原地犹豫了半天似乎在等待着我的发问,但我视而不见,并不追问。一时,他又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他干咳了两声试图缓解这种尴尬,舔了舔唇,微吸了一口气,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情绪,再次张了张嘴,依然没说出什么,我依稀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些。 终于,他放弃了,转身准备离开:“我去看花。”嗬,他纠结半天,就是为了说这个吗,我的嘴竟微微有了幅度,只是嘴角一扯,像是自嘲一般。后来我才知道这种表情叫做冷笑。我摇了摇头,从记事起我便知道他爱花,只是小的时候不太明显,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才感受到他对我的父爱逐渐移交到那些花花草草身上,不,他一直爱花,他对我的爱只是昙花一现,一时的新鲜感罢了。我至今仍好奇,什么是父爱?父爱到底是怎样一种父爱? 他的喉结再次滚动,顿了顿,他有艰难地吐了出来:“一……一起,吗?”我的冷笑僵在脸上,一时间我的表情很别扭,很难看。我咽了一口口水这样强度的震惊使我的思维也僵硬了。我的头有点晕,这时的我并不知道这就是我苦苦等待了十多年后,第一次感受到微弱父爱时的幸福感觉。我又迅速恢复冷漠,我绝不会让他感受到我的任何情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更像是敌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敌人,我们之间只有冷漠和无尽的隐藏。 我的喉咙非常干燥,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焰,又像是沙漠。“……”我低头咬了咬嘴唇,捏紧了拳“……嗯……好……”这两个简单的字对我来说极艰难,我即便紧绷着全身,用尽全部力气吐出来的这两个字,也像尘埃一些,仿佛风一吹,便不见了踪影。可父亲竟是听见了转过身,我看见他的手颤抖着,他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你……你,同意啦?!”他仿佛又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改口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那走着?”随即,他绽放出了笑容,这是打我记事起他第一次表露出的情绪。 见到他的样子,我也表态,依旧冷漠,冷冷地,波澜不惊地说:“走。”我真是连一个字也不愿意同他多说。 我站起来,当他毫不存在,大步走出屋外。这个在我印象里严肃、冰冷的男人竟像三四岁的小孩子一样高兴地蹦着、跳着,屁颠屁颠地跟在我后面。 大跌眼镜。 看花并不用走太远,下了楼,拐个角就是了。但若是寻花须得走山里去,我跟他去过一回,索然无味。 他侍弄这些花花草草,在母亲看来,是有情调;在小区的居民看来,是为小区的绿化和环境做贡献。但在我看来,就是无所事事,玩物丧志。 所以,我并不理解他对植物的爱。 我撑着伞,看着他用粗糙的大手轻抚着一株碧草。那草只有两片叶子从潮湿的泥土里伸出来,很嫩,仿佛刚出土一般,透着光能看见叶肉的晶莹碧绿,水汪汪的。峻冷脸庞上深陷的瞳孔中淌出怜爱柔和的目光。我就这么看着。 “花。”我不带任何语气问。“这儿呢,”他捧着那株碧草,眼光依旧不曾离开它,“还没长大呢。” 风凌冽地割着,棱角分明地雨点横砸下来,仿佛非把那层轻薄的叶肉撕裂开来,毫不留情。仅有两片叶子的碧草却只是像是重心不稳一样微微踉跄了一下,随后又坚挺着柔弱的叶。就像一颗坚硬的石头,仍在水里,也只是泛起一点波澜,溅起几滴水珠。 惊。 我缓了缓,收了伞,转身走了,走得很潇洒,在风雨中甩了他一句:“无聊。” 我只是不想让他见到我吃惊。 次日早晨。“我……”“不去!”不等他的话完全出口,我就已经不耐烦地打断他说的话。这让他再次陷入尴尬的境地。他一时不知这么的好,手足无措,尴尬得无所适从。我也数不清他这是第几次被我拽入尴尬的泥潭。“跑步,去?”他一股脑将这三个简单的字全抛甩了出来,生怕我再一次打断他。 我皱了皱眉,真是难以决。怕他再尴尬,却又实在是对他喜欢不上来。我低头看了眼腕表,只不过才七点钟而已。 “走吧。”我勉强做出了决断。他也只是偏着头对我微微一笑。 冬天的早晨七点钟一点太阳光也没有,只是微微的有些亮了,勉强看得清路。这时候的城市正在熟睡,闹不醒的,灰暗的苍穹之下极寂静,一点声影也没有。偶尔一辆长途跋涉的汽车缓慢行驶,溅起马路上浅浅积水,便会有压过马路的窸窣声。院落里四面的白墙映着朦胧的夜色和微弱的光亮,渐变成了蓝色。 江面平静而宽阔,无浪,平整又舒展,温柔的水波漾向两岸,轻轻地,酥酥的。不知怎样想,我竟越跑越快,想把他甩掉。 我偶然一瞥,那个朦朦胧胧的高大身影竟显得有些佝偻,气喘吁吁,开始有些吃不消了。我像是获得了报复成功的快感,不顾一切地加起速来,渐渐地我终于看不见那个令我烦躁的轮廓了。 我开始享受,哪一种风在指尖挑逗、翻腾的感觉。然我渗出汗的手心凉悠悠的。这是的风很温柔,轻轻地抚过指缝,在指间留下清凉的感觉。我拼命加着速,不是为了逃避那令人烦躁不安的身影,只是抓住,更多地体验一下风的感觉。 我和他相遇了,他微微张了张嘴,伴随着从我俩身体间挤过的风个“风”子随着风轻悠悠地飘来,纳入耳畔。“风?”我暗自琢磨着。虽然声音很轻,但我清晰地听到是从他口中发出来的。他是想说,他像风一样?还是说我像风一样快? 自然,没有答案。 他回去了,我独自坐在堤坝的阶梯上,感受着北风难得的柔和。一丝一丝的细雨并不绵,很是干净利落。飘在脸上,一丝凉意就悄悄地窜进了身体,这并不让我感到难受,反而,还非常舒适。鬼使神差的,我张开了嘴,轻轻地一吮,清凉的风伴着甘甜的雨丝被我吸入口中,甜津津的,就像是入口即化的雪糕。 我伸出手,想抱一抱那可触而不可视的风,可事总与愿违,我扑了个空,什么也没抱着。 霎时,风就粗犷了起来,但似乎依旧蕴藏着那难以发现的柔和,煞得我裹紧了外套,雨刹那就密了起来,从磅礴的乌云里欹斜着切了下来,刺得我的脸生疼。我大步逃窜…… 终于跑回了院落,四周的墙面有回归了正常的白色。我一身水淋淋的,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了个透彻。 指缝间似乎还滞留着刚才疾跑带起的风,我细细的品味,轻而柔,还凉丝丝的。我环视四周洁白的墙面,院子被高耸结实的墙围堵了起来,风,从哪儿来? 风?刚才他也说,风。 风? 风…… 顿悟。 风,原来一直无处不在。 分

+回帖
使用最江津APP、江津网微信公众号访问等更方便哦!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哦!
关于我们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网络不良信息举报入口 “招聘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工作 责任状 治理“招聘网站严重违规失信”自律承诺书
Copyright ©2000-2020 CQJJ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江津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渝ICP备16012726号-1 法律顾问:吴嘉斌 冯安业(重庆市循源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江津鼎山大道586号 联系电话:023-47521651

渝公网安备 50011602500156号